夫妻生活爱的分享

口述:半夜遭公公袭胸,说是为了查验我胸部真假

2016-12-05 15:37栏目:性心理
TAG:

对于这个家庭,如今我是毫无半点的眷恋,以至有些时候,就想着,赶早散了心里落个清静。

当初,为何明知山有虎偏差虎山行,这也是我恒久以来困扰着我的一个问题,我本人都想不大白,也解释不分明。嫁给张翔,我知道他一家人都变态,但我还是想一头牛似的,只认准红色,甭管红色的暗地里是陷阱是灾难还是什么另外,都懒懒的无暇顾及。

或许,年轻时,激动是哪个年代里,如今回顾起来,惟一值得留念并缅怀的事情。

张翔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公公,曾经在小区里,老年人在一起跳舞时,他趁着天黑,偷摸了居委会大妈的屁股一下,当众被揪了出来,揪抵家里来,还死不认可。屋子里本就处所不大,这可倒好,你一言我一语众说纷纭的,几乎把屋顶都给催掀翻,我的头也都要快炸了。婆婆还不认错,和对方吵,眼看着对方人多势众,婆婆斗不过,于是当众就脱了裤子,装聋作哑……后来,人散了,婆婆还像只公鸡似的,掐着腰,撅着嘴,性交,想跟我斗,不看看我的道行。